金石转料高手论坛

哈尔滨一座被黑道小说忽略的城市

发布日期:2021-06-26 14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是惊人院的研究员关关,一名喜欢研究都市异闻的九零后。今天的故事,就发生在九十年代的“冰城”——哈尔滨。

  1984年,由王刚主演的电视剧《夜幕下的哈尔滨》登上了中央电视台。当年中央台在预告该剧时,播音员李娟的原话是:“这是我国迄今为止最长的一部电视剧。”

  这部剧的播出,让哈尔滨一时轰动全国。但此时的哈尔滨市民却在一股黑势力的压迫下战战兢兢——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“乔四案件”。

  乔四案件中主要人物“乔四”现已被执行死刑,但多年之后,再去搜索他的名字,仍旧有无数报道弹出,标题皆要带上“手段残忍”四字,可见,这位可以和上海滩无冕之王杜月笙相提并论的人,是如何心狠手辣。

  1974年,宋永佳24岁,是个初入社会的毛头小子。这时的他,刚从农村走进大城市,还怀揣着用双手给家人买套房的梦想。到餐厅打工、去工厂上班,日子过得勤恳,没什么不良嗜好,唯一缺点是烟抽得有些凶。但他没多少钱去买烟,便总会去捡拾人家的烟蒂吸——因为这事儿,宋永佳整整两年都被一起工作的同期欺凌。

  二十几岁,会面临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字路口,年轻的宋永佳就站在自己的十字路口上。他不敢向前,也不敢后退,仿佛这个社会没给这个年轻人一条活路。

  半个小时前,宋永佳的脑袋刚浸泡过室友的“圣水”,也就是尿液。他们让宋永佳用便池洗头,然后又借口说他太臭了,让他出去散散味。

  宋永佳当然知道这是预谋好的。田哥又跟老婆吵架了,没申请员工宿舍就跑来霸占自己的床位。但对于宋永佳,这不是最差的状况——半夜背室友去撒尿,帮倒洗脚水,被抢工作餐······做得好他们就“奖励”烟蒂,做不好就被揍得鼻青脸肿,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后者居多。当然宋永佳也试过戒烟,的确是戒掉了,可由于拒绝同事的“施舍”和“恩惠”,反倒被欺负得更凶。

  宋永佳没有学历,有文化的活儿干不了,不看文凭的大部分都是霸王条款,打工仔将这种岗位叫做“吸血岗”。他现在的工厂待遇算是不错的,还提供员工宿舍,舍不得辞去,只得一忍再忍。但人都是有极限的,宋永佳对于这种地狱日子的忍耐极限是两年。

  1976年冬,伴随着几日的大雪,冰城进入年末,迎来最冷的时候,而宋永佳人生的低谷也随即而来。

  宋永佳这两年好不容易有一些存款,想今年过年回趟老家。那时候的工资还是现金,他认为放在银行就像放在别人的口袋里一般,总不踏实,便偷偷寻了个秘密基地用来藏钱,现在要回家就一股脑全取出来,放在宿舍上锁的衣柜里。可当他请完假回来,锁被撬了,辛辛苦苦攒的钱不翼而飞。

  这事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宋永佳几近崩溃,忙跑回工位找室友质问,没想到同寝的七人口径出奇一致,死不承认不说还讽刺宋永佳不可能有这么多钱。厂子里没一个人相信他,两年间的委屈一下爆发,宋永佳在工厂大闹一通,砸了一台机器,也被人打断三根肋骨后扔了出去。

  从这之后,宋永佳就觉得,没钱什么都不是,甚至连畜生都不如,这个社会从来都不给他们这群人一条活路。

  1980年,宋永佳32岁,三十而立的年纪却走向了一条不归路。谁也不清楚他被打断肋骨后的那几年去了哪里,又再次经历了什么,只是再出现的时候他有了一句口头禅:“老子是大桥老四,不服tm冲我来。”

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八十年代的哈尔滨出现了一个叫“大桥老四”的人,而那个老实巴交的宋永佳永远地消失了。

  不过此时的大桥老四还是个泥瓦工,但他认为自己不是普通的泥瓦工,至少现在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。其前后因为赌博、流氓、斗殴等罪名被拘留了六次。

  1983年,乔四去到哈尔滨道里区维修队干临时工,这一年,哈尔滨开始城市基础建设,拆房盖楼让乔四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一日,乔四去工地施工,看到很多人与工程队僵持着,一问才知道是抗拒拆迁的。乔四气不打一出来,心想老子辛辛苦苦为城市搞建设,竟又被这些“土夫子”欺负。随后拿起镐头敲碎一户拆迁户的玻璃窗,翻进去后抢过一把菜刀,当着几百人的面挥刀砍掉自己一段手指,大骂:“不让拆试试,不要命的冲我乔老四来。”他这一下随即就把拒拆户镇住,工程队这才得以顺利完成拆迁,也因为这事,拆迁队的队长亲自来感谢乔四,给了他一笔钱。乔四第一次觉得自己受到尊重。

  乔四觉得这事儿不仅让自己有成就感,还有利可图。他脱去泥瓦工的工作,招揽了一帮判刑、劳教人员组成拆迁大队,开始承包哈尔滨市内大量的拆迁工程,金钱豹高手心水论坛专门去拔钉子户,用恐吓、抢砸、行贿、施暴等方式逼拒拆户就范。

  1986年乔四为了争夺拆迁工程与其他拆迁队发生冲突,将两个拆迁队长打成重伤。他将满身是血的队长斯某带到自己办公室,把刀插入斯某肋骨并要求其跪下认错,最终对方将拆迁工程交于乔四后才算作罢。

  1988年,乔四通过手段用八万元承包了道里区菜市场的拆迁工程,又以十八万五转手给别人,简简单单挣了十万块。在北环路某处工程中,乔四贿赂工作人员,结算时直接多付给他65万元。而后没过多久,乔四便成了哈尔滨市龙华建筑工程公司副经理、龙华一工区主任。

  乔四仅用了三年时间,靠威胁恫吓钉子户发迹。这期间以其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,作案130余起。乔四一跃成为哈尔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“名人”,被称为“中国最牛黑社会老大”。

  看着乔老四靠狠绝发家致富,不少混混也开始眼热,其中就包括早年在哈尔滨道里横行霸道的“陈建滨”。

  陈建滨比乔老四混社会早,二人年龄上虽差不了多少,但陈建滨觉得乔老四对他来说就是一后起小辈,却在短短三年间压过了他。陈建滨心里自然不痛快,但又找不到契机去搞一搞乔老四,两人一直明争暗斗,私下里总是暗暗勾兑,抢对方的“活儿”。

  直到1988年9月,陈建滨竞标一地皮项目,这之前他已经对相关人员进行了里外打点,但开标那天却收到不太理想的消息。陈建滨带人过去,看到陌生的面孔,双方在火拼中,陈建滨被对方一清瘦男子打断了腿。

  此后,陈建滨沉寂三个月,一边养伤一边打听打断自己腿的那人。结果不出所料,是乔老四手下的第一打手“李正光”。

  l988年12月某日凌晨,瘸着腿的陈建滨及手下将一名男子拖进松花江中,以此明着拉开与死对头乔四“黑吃黑”的序幕。

  原本冻住的江面被砸开一个豁口,他们将男子塞进冰窟窿冻一会儿,再拽出来,反反复复直到连牙齿打颤的声音都听不见为止。但陈建滨还是觉得不满意,他想自己这条腿可不能白瘸,“人体冰捞”和“涮冰棍”这个程度远远不够。

  他从手下手中拿过猎枪,戳了戳冻得不成样儿的男子,看着气息尚存便举起猎枪,用枪托朝其手指砸去。道外江边开始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,但即便有人听见,也都会远远躲开,并劝还在街上耍闹的青年男女:“哈尔滨的夜里,没事儿少溜达。”

  等到男子的十指都被敲得血肉模糊,陈建滨等人才将他塞回车里,拉到一所小医院门口一脚踹下.....

  “MD,白忙活了一晚,到头来啥也没问到。”陈建斌后来才知道,当晚抓错了人,他们打伤的不过是个无名群众,根本不知道乔四的老巢在哪里。但几人并未就此心生愧疚,因为每周都会有人成为“黑吃黑”的牺牲品,陈建滨干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没过两天,乔四知道了陈建滨要对付他,便在陈建滨常去的歌厅下套。陈建滨好色,最近对一个小明星穷追猛打,却一直吃不到,自然是心急如焚。乔四便找上那女明星,要挟她晚上哄骗陈建滨过来。这天晚上,也是张氏夫妇第一次见到乔四,而这一面竟成为了他们终生的噩梦。

  作为普通民众的张氏夫妇是乔四案件中众多受害者中的一员,也是哈尔滨这一黑暗时期最典型的牺牲品。

  当晚乔四到达歌厅后,整个大厅都静了下来,张先生对于乔四的大名一直早有耳闻,此刻见到真人是又激动又害怕,他稍稍向前挪了挪步子,对老婆悄声说那人就是乔四,然后偷偷用手指指向被簇拥着的乔四。这段对话后没过一会儿,张氏夫妇就被“请”去了乔四的包房。

  张氏夫妇没弄明白被“请到”这儿的原因,就被人一棍子击中小腿,与身旁打得血流满面的血人一起跪着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
  但张氏的老婆怀孕七月多,禁不起长时间下跪,她心想阎王也要讲道理,他乔四也是从娘胎里出来的,总不能一点人性都没有吧,便试着将身体上的痛楚轻哼出来。乔四看了她一眼,一旁的张先生觉着有戏,试探道:“四爷,我老婆怀着孕,能不能先让她起来。”

  乔四没说话,手下李正光走到张氏夫妇跟前,对着张先生的头骨就是一脚,张先生被踢得四仰八叉,李正光又朝其面部踢了几下。张氏的老婆来阻挡,李正光踢得更是起劲,下手不分轻重全落在两口身上,仔细看会发现,他很多次都是朝着张氏老婆的孕肚踩下去。

  张先生被打得半死不活,张氏老婆的门牙被打脱落,至于孩子,听说是在医院奋力抢救才得以保住。直到后来乔四落网,警察请这对夫妇作证,他们都不敢多说什么,张氏的老婆自那以后有些神经质,有时候碰到个面部稍稍有些凶恶的人就会跪下哀求:“别剥我的肚子,求求你,放过孩子吧.......”

  陈建滨到了歌舞厅,周围没什么异样,只是重复播放的伦巴舞曲让他感觉很不舒服。没等一会儿,那小女明星前来迎陈建斌。看她第一次这么热情主动,陈建滨有些上头,便让四个保镖在包房外等着,等进了包房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,就被一群人踢中腹部一顿暴打。

  陈建滨像狗一样爬在地上,一名昏厥的孕妇被抬了出去,他这才看清沙发上坐着乔四,财神论坛高手,那女明星半裸着上身躺在乔四怀里。

  乔四带了手下最狠毒的打手——李正光,此时这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,陈建滨深觉自己离死期不远。

  自此,哈尔滨就只剩下“乔四爷”,混混们穷极残恶手段,一旦出事就都说背后有乔四。

  直到1990年“8.10之夜”,操纵冰城黑道数年的“乔四爷”被抓,当地涉黑的25个头目有19个顷刻间落入法网。乔四以抢劫、杀人、强奸、敲诈勒索、寻衅滋事等罪名被判处死刑,并于一荒山上枪决。

  后来为了警醒犯罪分子,哈尔滨乔四事件被翻拍成电视剧《大潮中的枪声》,并于1992年播出。该剧作为国产反黑纪实,只有短短12集,却刮骨疗毒地揭露了社会的阴暗,被网友评价为“东北版《无人区》”。

  该剧高度还原九十年代的哈尔滨实况,揭露了人性的丑恶,填补了历史的空白,一时成为市民追捧的佳作,目前在某站播放量高达十几万。

  “乔四爷”跌下“神坛”,但其带给冰城的乌云许久之后才得以消散,而号称乔四集团一号杀手的李正光,在这年的围猎之中神秘消失。

  2000年末,时隔十年,39岁的李正光在京落网,随着其成为焦点人物,李正光这个名字也再次活跃于各大报纸:“黑龙江警方一号网上通缉犯”、“称霸北京娱乐行业”、“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头目”。

  据媒体介绍,自1999年以来,李正光控制着北京朝阳区麦子店、亮马河、团结湖等地朝鲜族人开办的歌厅、酒吧、餐馆等娱乐消费场所,霸占洋酒供销市场,收取保护费,持枪、持刀杀人······北京警方历时九个月才将其捉拿归案。

  在众多被害人亲属的啜泣声中,唯独李正光的女朋友一直面带微笑,并对李正光频竖大拇指表示赞赏,还双手合十祈祷,时不时抛去飞吻。当李正光被判死刑,押下法庭之时,她还大声地向他说:“我想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