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石转料高手论坛

联想正在寻找它的飞轮

发布日期:2022-01-22 11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联想这家公司的转型,历来都是IT业界关注的焦点之一,这不仅来自它背负有悠久且光芒足够耀眼的历史,也或多或少与它在新的时代人们的高期望有关。

  2005年,联想宣布收购IBM的PC业务,拉开了其国际化旅程的鲜艳幕布,曾有高管回忆他在出差美国参与IBM交接的时候,连肯尼迪机场的入境检察官都很惊讶:「什么?你们收购了IBM?」

  现在来看,那笔交易是划算的,柳传志亦认为联想买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——品牌、技术和管理框架——也是自从那一年开始,国际化业务为联想贡献的财务收入直线上升,在去年已经达到超过七成的占比。

  这和中国绝大多数科技公司的「出海」路线都不一样,联想的本土和海外几乎呈现为两条平行的轨道,甚至国内业务的利润都在很大程度上补贴给了方兴未艾的国际市场,并非是在「攘外必先安内」的过程之后把余力向外释放。

  这种特点,决定了联想的长臂和短板都很突出,前者体现在它的电子消费品——主要是PC和手机两大业务——既能立足于列强环绕的欧美市场,也可以打进南美和非洲这些新兴市场,在WPP和Google联合发布的「BrandZ中国出海品牌50强」里,联想连续数年都是位居第一,高于华为、阿里等巨头。

  甚至包括「茄子快传」这种可能很难想象出自联想之手的移动App,都长年位居全球应用市场的下载榜前列,根据App Annie的统计,它已经在Top 10的榜单上待了一年有余。

  但是另一方面,前线和后院在成绩上的脱钩,则让联想难免有些失意的成分,倘若无法抓住国内日波澜壮阔的消费红利,那么它毫无疑问将会错失一个代际的机遇。

  所以刘军在联想智能物联的发布会上说「联想要回归中国」,听上去虽然有些滑稽——作为一家中国公司表示接下来最重要的战略之一就是回归中国,这是多么难以理解——但是对于熟悉联想的人而言,这句话恐怕等了太久了。

  有趣的是,刘军之于联想,也有着「回归」的关系,他在2015年曾经从联想离职创业,两年之后,杨元庆说服刘军回到联想,并将这桩人事变动称作「这一年做得最正确的决策」。

  重返联想之后,刘军接下了联想中国区除了手机之外的全线工作,其中单独划出来和PC项目并列的,是智能物联(SIoT)项目。回归中国之后,促进联想从硬件设备制造商向智能物联服务商的转变,也是刘军最重要的职责之一。

  「家门口的变化太快了」,刘军曾经如此描述离开联想两年的感受,也正是在这两年的时间里,「中华酷联」的壁垒遭到互联网新贵冲击,像是小米、OPPO和vivo这样的公司成功改写了智能手机的势力版图,然后就是季候突变,市场饱和接踵而至,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27%,创下有史以来的最大跌幅。

  比如刘军刚刚亲手揭幕的联想智能物联消费赋能品牌「Lecoo」,就借用了常见于互联网公司的「赋能」概念,它不仅承载着自研产品的品牌化,也会向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共享。

  实际上,在「Lecoo」之前,面向商用端的「ThinkPlus」品牌早已成立,在物联网这个分类上,联想几乎投入了它在国内的全部资源,刘军甚至表示,以前让利渠道的做法,也会逐渐的收回来,重新接触和感知它的用户。

  显然,在联想——以及和它同代的硬件厂商——身上,用户观念也是全新的思维体系,仅仅是制造一件商品卖给消费者的关系不再适应时代变迁,企业需要往前一步扮演的,其实是服务者的角色。

  杰夫·贝佐斯曾以亚马逊为例总结过被他称为「飞轮效应」的商业模型:那些拥有复合型业务的公司,只要找到各个业务模块之间如同齿轮那样的咬合关系,就有机会设计出合理的用力方式,「一开始从静止到转动需要花比较大的力气,但每一圈的努力都不会白费,一旦转动起来,齿轮就会转得越来越快。」

  贝佐斯本人,则在致股东信里反问那些总是关心「十年后会发生什么变化」的投资者,认为「十年后什么不会变化」这个问题才是更重要的——「你需要围绕那些不变的东西来设置你的商业策略」——所以亚马逊作为电商平台笃信的不变之物,就是「用户永远想要更多的选择、更低的价格和更好的服务」,而坚持实现这一点,就成为了作用在飞轮上的第一股力量。

  在今年年初的希腊,杨元庆拿出了一页PPT,把以产品为中心向以用户为中心的转移,列为联想未来的核心变化,通过组织化的调整——比如各个市场均由副总裁级别的领导挂钩用户体验的KPI——解决战略导向的落实问题。

  以Mirage为例,这款由联想在去年推出的头戴式AR设备全球出货超过50万台,成为2017年销量最高的AR硬件,它就是典型的出自用户需求的产物,受到《星球大战》系列电影重新上档的影响,联想和迪士尼一起为这款产品开发了基于IP的游戏和互动,顿时引爆了拥有广泛兴趣基础的消费市场。

  这或许能够呈现出联想摸索出来的飞轮构造,也就是在洞察用户需求之后,通过调度公司的丰富资源——从生产到销售,从品牌到技术,从BD到市场——拿出合适的应用产品。

  显然,联想在这座飞轮上的巨大扇叶,正是其在过去数十年的岁月里积累下来的优势,包括零售基础、专利储备以及运营商伙伴在内的种种条件,都决定了联想实际上拥有高于同行的起步点。

  至于进军物联网所覆盖的智能生活场景,本身就是开辟第二战场的尝试,如同历史证明的那样,成功的牵制也可以成为伟大的战役,换句话说,智能手机这个焦点行业联想固然不能放下,但是与此同时,提前卡住未来的消费入口,同样迫在眉睫。

  而在物联网这个新手村,玩家之间的级别和装备差距有限,所以经验丰富、技巧娴熟又有能力进行大额充值的,升级才足够快。

  就在发布会当晚,「Lecoo」首次亮相的三款智能物联新品——分别是婴儿成长记录仪、家庭安防摄影机和共享带宽路由器——总计三万件全部售罄的成绩,则充满了乐观的预见。

  坦率的说,和智能手机这种人手必备级的产品不同,在当前阶段,智能物联领域很难出现普遍性的商品代表,它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持续的投入和耐心的变现,亦存在软硬件一体化的空间。

  「你睁开眼,就已生活在一个人工智能充斥的环境中,你的家本身是一个综合性超级智能机器人,智能卫浴会为你调节洗浴水温,智能厨房会为你烹饪早点,出门上班时,无人驾驶汽车会自动来接你,走进办公室,智能桌子会立刻为你打开邮箱和一天的工作日程表⋯⋯」

  我们都知道,这种日子可能还要很久才能到来,但它的确具备激动人心的那种魅力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